宋鲁郑:从《资本主义十讲》看西方学者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反思与批判
发布人: 姜媛   发布时间:2017-07-29   浏览次数: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学者不断重新思考和批判资本主义。法国着名经济学家米歇尔·裕松的批评是最深刻和最尖锐的。这主要反映在他2013年出版的书《资本主义十讲》中。虽然已经过去四年了,但英国脱欧,欧盟的内部分裂,西方国家的民粹主义以及英国的崛起已经发生了变化。全球化。但是,这本书的基本观点仍然可以切断西方的现实。

在这本书中文版的序言中,于松直言道:“本书的核心主题之一是资本主义的活力正在枯竭,越来越无法满足人类的需求,特别是社会需求和生态需求。“”资本主义进入了一个“收益递减”的时代。“然后,自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证明了新自由主义的失败,以及西方资本主义是否能够回归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这个时代的“受监管的资本主义”是什么?余松的回答也很简单:“这更加不可能。”因为俞颂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的合法性正在丧失。与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相比,今天资本主义的效率原则似乎过于狭隘,甚至是不合理的。事实上,西方资本主义没有前途。

尽管俞松是一位经验丰富且经验严谨的经济学家,但他的作品相对容易理解,而且他还得到了着名的法国漫画家沙尔布的帮助。本书通过10个简洁的章节和70多幅生动,犀利的漫画,讲述了资本主义的起源,繁荣和发展,资本主义制度的形成和建立,以及当前危机的成因。

一、《资本主义十讲》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西方学者对当今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困境和资本主义固有弊端进行的反思与批判

《资本主义十讲》该书的核心观点揭示了:自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从根本上源于资本主义的制度缺陷,即劳动生产率的不可持续增长已成为资本主义的基本制约因素。在对西方主要国家的经济数据进行广泛分析后,于松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生产率提高,工人工资上涨,利润率更高。然而,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劳动生产率增长已经放缓,并且一些矛盾已经开始出现。这主要是由于1974年至1975年石油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以及传统的刺激政策失败。在这种情况下,20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出现,采用了大幅度降低国民生产总值中工资比例的方法,一度暂时恢复了西方国家的利润率。

在此过程中,西方经济开始走向金融化。首先,在1979年,美联储突然大幅提高了利率。于松认为,这一杠杆的推出已经开始改变社会力量与全球力量的关系。一些放松管制措施突破了金融业发展的障碍,市场创造了许多新的金融衍生品。新金融工具的出现掩盖了工资与消费之间剪刀的差异。在工资下降之初,西方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下降。然而,金融工具的激增导致了西方国家的负债增长,并引发了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如不平等加剧,债务负担加重,金融化过度,全球失衡,最终导致国际金融危机。 。

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老问题,但这次它一直穿着金融外套。一方面,资本方的利润继续大幅上升,另一方面,工资比例继续下降,谁购买和消费产品呢?用马克思的话说,再现模式如何与这个(所谓的)新模型兼容?生产过多,消费量下降,不可持续的模式自然会在经济危机中结束。

在书中,俞松提到了两个时代的特殊因素,一个是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使来自世界各地的员工能够在同一竞争中竞争。资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自由快速地流动,股东可以随时提取资金。但由于国界,语言和流动性的限制,劳动力不可能获得与资本相同的自由。结果,劳动力相对于资本的博弈能力和议价能力迅速下降。如果过去的人们可以通过社会运动改善他们的不利局面,那么现在完全是一个无力反击的弱者。

其次,从历史上看,资本主义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高主要是通过几乎免费使用资源来实现的。今天,这种情况受到环境保护。结果,资本主义不断要求社会做出更大的牺牲,以提高其竞争力和回报率,从而导致社会领域丧失合法性。

另外,还有余松没有提到的另一个因素。也就是说,在殖民时代结束后,西方国家再也无法以抢劫和几乎零成本的方式从第三世界国家获得资源。这个因素比环境容忍更直接。

西方国家的财政金融化已超过30年。为什么直到2008年全面爆发危机?俞松对此也有逻辑分析。也就是说,虽然家庭收入有所下降,但消费仍在继续高速增长。原因有两个:第一,家庭储蓄率下降,甚至是借贷。其次,非工资性收入的增加弥补了工资消费的停滞或下降。它也是一个承租人,成为财务收入。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西方的家庭债务过高,富人和穷人都在增长。

虽然金融业在当今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发挥了如此重要的作用,但余松指出:“金融不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上的寄生虫,但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重新生产可以'完成'。一种手段这场危机起源于金融业,但危机只是在资本主义分配给世界时产生了一些矛盾,到目前为止,这些矛盾一直被金融所依赖“处理”。“

在谈到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时,人们常常认为只有恐惧才能遏制资本贪婪。那么,当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产生足够强烈的恐惧时,资本主义会改变吗?在这方面,于松也给出了一个深刻的答案:2008年开始的国际金融危机可以将资本主义调整为更好的状态。但实际结果表明,这种情况尚未实现。 “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新自由主义的受益者仍然有控制权,不愿放弃既得利益。在全球范围内,即使在欧洲,也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制定一些旨在收紧财政的机构。第二,资本主义转折点所需的社会和政治力量远未形成。从这一判断出发,在这本书的最后,于颂提出当代资本主义面临四大矛盾:

一是分配困境。是否有能力重获利润或优先就业?结论是,在激烈的竞争中,企业仍将通过削减人员或降低工资来追求利润。

二是经济全球化困境。是消除失衡还是解决全球经济增长?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劳伦斯萨默斯曾提出:“美国经济的重建必须更多地依赖出口并减少对消费的依赖。”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两个条件:一方面,美元贬值以增加出口竞争力另一方面,取决于世界各国的反应。毕竟,美元贬值将拖累本已疲弱的欧洲经济增长,而美元贬值也将使新兴国家重估其货币,从而引发货币战争。特朗普上台后,为刺激美国经济,解决就业问题,美国经济政策转向促进制造业回归,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趋势呈上升趋势。

三是财政困境。是消化不足还是减少社会福利支出?危机和经济振兴计划导致赤字增加,唯一的后果是欧洲将注定陷入低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的衰退。

四是欧盟困境。是适合所有人还是相互协调?由于欧盟不同国家之间经济停滞的巨大差异,危机对各国的影响并不相同。因此,实施真正协调的经济政策是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欧盟也没有计划实施统一的政策机构。欧洲在“无变形自由”的竞争下必须自给自足,多年来欧洲一体化建设的努力将不可避免地落空。英国退欧和欧盟内部分工充分证实了这一点。

俞松的结论是:“所有这些困境都勾勒出'不加选择的调整',相应的是在两种不可能的选择之间直观地引导资本主义:不可能(它本身拒绝)是一个相对更好的受监管的资本主义,当回到'30年的时候荣耀';另一种是不可能恢复新自由主义模式运作的条件,因为这种模式依赖于它是一种无休止的,绝望的行为。目前的僵局可以归结为:资本主义正在回到危机前的状态,但现在已经不再可能了。“

阅读《资本主义十讲》,我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学者于松对当代资本主义批判的深刻而精致的批评。然而,很显然,余松没有谈到机器人自动化技术发展对资本主义的影响。由这项技术引起的美国失业人数远远超过了中国崛起的影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大卫奥托等人的研究发现,在导致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消失的因素中,贸易影响仅占20%左右;技术进步,尤其是自动化技术的应用,是主要因素。这项技术使工资比例下降得更快,贫富差距扩大。

二、《资本主义十讲》的局限性在于马克思主义视角的缺乏,这使得其批判的彻底性大为减弱

我们已经看到,Yusong的书如此尖锐和批判的原因与他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的身份是分不开的。但是,与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相比,于松的批评具有明显的局限性。

余松只指出了劳动工资的下降,但他没有提到工资背后的剥削性质和他的不公正。事实上,当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不公正并没有改变,资本家的寄生性质也没有改变。今天,当劳动力工资下降时,应该更加突出地讨论这种不公正,而不仅仅是在合法性层面。

至于非常重要的人的“异化”问题,那就是宋已成为一种简单的消费。马克思曾经深刻地指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工人受制于他们所生产的产品的统治,从而因异化,物化和商品拜物教而失去自由。可以看出,“异化”问题基本上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产物。资本主义实际上是一种被取消特征的“宗教”,商品已经取代了上帝的地位。要消除“异化”,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资本主义制度。

不能说俞颂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这种“无知”或继承中断不应该是这种情况。这也是该书的深刻性和批评性削弱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资本主义十讲》揭示的问题出发,观察西方模式的衰落和西方资本主义可能的未来走向,笔者认为以下三个因素不容忽视:

一是中产阶级成为少数。中产阶级之所以成为少数民族,于松在书中作了深刻的经济分析。例如,劳动生产率的下降迫使资本通过降低工资来恢复利润率,而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化促成了这一趋势。

二是面对地球资源的有限性和庞大人口的压力,西方民主不但束手无策,甚至起到反向的作用。美国6%的人口消耗了世界能源的35%。在西方民主制度下,这个问题已经大大放大,在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是不可改变的。当地球仍然有足够的资源时,这个系统的弊端并不明显,甚至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但今天却很难维持。换句话说,从人力资源有限的角度来看,它也决定了西方民主制度不可消除的历史命运。

俞松在书中还提到,环境因素迫使资本主义要求社会作出某些牺牲。然而,由于这本书于2013年出版,它离特朗普还很远,而且没有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所以他的结论在当时并没有错。但是现在,俞松仍然偏离了资本主义的贪婪和西方民主制度的弊端。

三是西方的种族危机。这个问题《资本主义十讲》没有触及。巧合的是,本书的作者之一,漫画家Sharbo于2015年1月因《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而死亡。虽然西方打击恐怖袭击是对新闻自由的攻击,但真正的背景是西方种族危机。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的数据,欧洲和北美占1950年世界总人口的28%,到2050年将下降到12%,而其他非人口的出生率则下降到12%。 - 传统民族正在迅速增长。未来将成为欧美的主要民族。在一人一票的选举民主制下,不言而喻的是,主要族裔群体成为少数民族。

就所有因素而言,于松书中的结论并不具有科学性和说服力。他说:“虽然资本主义已经失去了效率,但它并不是一种”成熟的果实“,它本身就会垮掉,因为它不仅是一种经济模式,而且是一种社会关系。因此,只有在社会力量时采取行动克服它,问题的解决方案将迎来一个转折点。或许,从纯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当系统继续遵循自己的逻辑,忽视环境承受力,无法解决贫富差距,社会分化,民族结构等一系列问题,有一天难以维持,必然会成为一种腐败的果实,将会脱落。

文章来源:《红旗文稿》2017/14
网址链接:http://www.qstheory.cn/dukan/hqwg/2017-07/25/c_1121374773.htm
参考文献:宋鲁政。从《资本主义十讲》的角度看西方学者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反思与批判[J]。红旗手稿,2017年,第14期。

澳门赌场网址_注册|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