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欧洲难民危机与“普世价值”的困境【求是】
发布人: 王鹏   发布时间:2016-04-26   浏览次数:


核心要点:

TR ■当今欧洲面临的难民危机与西方不遗余力地在中东推动的所谓“普遍价值”直接相关。这场难民危机暴露了“普遍价值”本身的许多悖论和困境,对此的深刻反思对中国的发展和世界的未来具有重要意义。 TR TR ■美国和欧洲“普遍价值观”的傲慢之处在于,他们从不询问中东人民的感受和偏好,他们任意相信西方定义的“普遍价值”是最佳目的​​地这些国家。从事得分和分裂,生活精神和恐怖主义的迅速蔓延。 TR TR ■在欧洲难民危机的考验下,西方民主站在“普遍价值”的另一面。大多数欧洲主要国家都积极参与推动中东的“阿拉伯之春”,但他们只想利用利润而不想承受难民危机的后果。 TR TR ■我们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即抽象的价值,它声称是普遍的,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避免被西方话语所迷惑。 TR TR ■我们应该更彻底地解构西方的“普世价值”话语,揭示其多重悖论和困境,最终结束西方话语霸权,为中国和世界赢得更多的正义,和平与繁荣。 TR TR TR TR 罕见的难民危机席卷整个欧洲。自2015年以来,来自叙利亚,利比亚和其他国家的数百万难民涌入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涌入欧洲。回顾2011年左右“阿拉伯之春”的爆发,西方世界几乎是一片欢呼,认为这是一个“普世价值”的胜利,“一个民主的新中东即将诞生”。但在短短五年左右的时间里,这种欢呼几乎变成了惊叹号。——巨大的难民潮对欧洲社会产生了强烈影响。人们不禁感叹:我知道为什么今天,为什么我应该在开始?今天欧洲面临的难民危机与西方不遗余力地在中东推动的所谓“普遍价值观”直接相关。这场难民危机暴露了“普遍价值”本身的许多悖论和困境,对此的深刻反思对中国的发展和世界的未来具有重要意义。 TRTR “普世价值”的傲慢与代价 TR 西方将其“自由”,“民主”和“人权”的定义视为“普遍价值”,并在世界各地推广它们,甚至以牺牲武力为代价。这种傲慢源于西方一些人的社会历史观。这一历史观认为,西方制度模式是世界历史演变的最高阶段。当人类发展成西方的政治和经济模式时,历史就此结束。这种傲慢非常大。它也是西方基督教传教士传统的延续。它相信它自己的信仰代表了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只有当这种宗教普遍存在时,才能拯救人类。两者的结合使西方世界的许多人相信“普世价值”尊重我,并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模式出口到其他国家。 TR TR 在本世纪的前十年,世界目睹了美国和欧洲在中东的“普世价值”所推动的两波“民主化”。第一波是2003年,美国在英国等少数国家的支持下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并启动了“大中东民主改革计划”。该计划试图按照美国的模式,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使中东国家“民主化”,并“消除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美国和西方的威胁”。但是,“民主转型”计划进展不顺利。美国占领下的伊拉克并没有成为中东民主的典范,而是成为不同教派和民族的战场。令美国更令人惊讶的是,在2006年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的选举中,美国认为是恐怖组织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赢得了巨大的胜利,而且大中东民主改革计划“也暂时陷入低潮。 TR TR 但美国和欧洲的“普遍价值”并不和谐。他们利用中东人民不断变化的需求,通过Twitter和Facebook等新媒体,尝试在中东灌输一个神话:只要他们接受他们的“普世价值”,特别是西方民主国家,机构在这些国家是僵化的。经济濒临死亡,腐败和青年失业等问题将得到解决。然后是2011年左右开始的中东第二波“民主化”:所谓的“阿拉伯之春”迅速从突尼斯扩展到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美国,法国,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以“人权高于主权”的名义公开进行军事干预,并支持反对颠覆国家政权。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迅速崩溃,这个国家分崩离析,几乎处于无政府状态;突尼斯经济遭受重创;也门的动乱和战争尚未结束;埃及的经济遭到破坏,社会混乱,最终军队推翻了民选政府;叙利亚陷入全面战争,经济崩溃。社会解体,大约一半的国家人口流离失所,一个原本繁荣和稳定的国家立即成为人类的地狱。在中东混乱的高峰期,极端主义组织已经崛起,引发了更加严重的局面。 TRTR 美国和欧洲“普遍价值观”的傲慢之处在于,他们从不询问中东人民的感受和偏好,他们任意地相信西方所定义的“普遍价值观”是最好的目的地。这些国家。分数崩溃,精神黯然失色,恐怖主义迅速蔓延。西方“普世价值”派从未向这些国家和人民道歉,这让人感到非常尴尬。当然,这种傲慢最终会付出代价。欧洲难民危机就是这样一个代价。 TR TR “普世价值”的悖论与困境 TR 面对一波超越海浪的难民,西方所宣称的所谓“普遍价值观”的悖论和困境也暴露出来。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TR 首先,欧洲难民危机表明,西方所定义的所谓“普遍价值”严重脱离了中东国家的国情。这也是“阿拉伯之春”迅速成为“阿拉伯之冬”的主要原因。西方认为,它可以为中东带来正义和幸福的“普世价值”。它没有带来“祝福”,而是带来了“孽”。它破坏了不同教派和族裔群体之间脆弱的平衡,导致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迅速崛起,所有这些最终都以难民危机的形式卷入欧洲。作为一个有机体,国家至少包括三个层面的政治,经济和社会。 “阿拉伯之春”最多只改变了这些国家的一些政治方面,其他两个层次根本无法改变。此外,阿拉伯世界,如宗派冲突,种族冲突,人口爆炸和单一的经济结构,都无法解决“普遍价值”;它不能解决问题,但也使原来的问题更严重。 TR TR 其次,在欧洲难民危机的考验下,西方民主政治站在“普世价值”的另一面。大多数欧洲主要国家都积极参与推动中东的“阿拉伯之春”,但他们只想利用利润而不想承受难民危机的后果。根据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任何缔约国在面对难民或寻求庇护者时都不得以任何方式驱逐或遣返(即“不要推翻原则”),而是先通过筛选程序确定难民身份。然而,自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欧盟成员国匈牙利率先在塞尔维亚边境建立围栏,在强硬边界上使用催泪瓦斯,然后简单地打开边界,让难民蜂拥而至。自由地到德国和奥地利,动摇有关国家的政治圈子。例如,在德国,围绕难民问题的争议越来越激烈。默克尔总理的难民政策受到质疑,支持率下降。虽然欧盟通过了一项决定,要求已经在希腊和意​​大利注册的160,000名难民被安置在28个欧盟成员国,但大多数东欧国家表示坚决反对。在西方民主制度下,政治家只负责国内的一些选民,不对其他国家的人民负责,而大多数人只关心自己的利益。我们怎么能期望这种民主政治有助于实现世界各地人民的人权?更重要的是,今天欧洲国家的经济和金融状况普遍不佳。他们自己的少数民族的权利得不到妥善处理。他们怎么能指望他们欢迎来自中东的大量难民呢? TRTR 第三,“普遍价值观”越来越难以适应“多元文化主义”。西方的“普世价值观”长期以来声称他们接受“多元文化主义”,并主张不分性别,种族,宗教,语言和信仰,一个国家的所有人都应享有同样的人权。然而,在难民危机期间,大多数欧洲国家的人民和政府对来自中东的穆斯林充满怀疑和不安。高水平的外籍人士情绪导致了右翼势力在欧洲政治中的迅速崛起以及“多元文化主义”的进一步衰落。道路外观的“普遍价值”主张是矛盾的。事实上,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长期以来公开承认,他们长期以来的“多元文化主义”已经失败。随着“多元文化主义”的衰落,“普世价值”的“含金量”一直在下降。欧洲难民危机的深化将加剧这一趋势。 TR TR 最后,在欧洲难民危机的影响下,突出了抽象的“普遍价值”概念与西方国家实际利益之间的矛盾。多年来,西方一直在推动基于“普世价值”的高调“价值外交”,并展示“民主国家”的“道德优越感”。然而,面对严重的难民危机,欧盟内部基于各种利益的分歧和矛盾突然暴露出来。为了以抽象的方式谈论“普遍价值观”,每个人似乎都有共识。一旦涉及到特定利益,就会立即出现各种矛盾,分歧甚至冲突。这种现象已经存在,并且在危机来临时更加突出。在这场难民危机中,首当其冲的是长期处于金融危机中的南欧国家,其次是中欧和东欧国家。这些国家有自己的困难,没有人愿意承担巨大的难民负担来捍卫抽象的“普世价值”。欧洲主要国家之间的矛盾也是开放的:英国和法国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推动者。他们应该为难民潮更多地承担责任。但是,由于国内舆论的强烈反弹,英国和法国已经成为最不愿承担责任的国家。欧洲大国。成为公众的目标是美国,“阿拉伯之春”的始作俑者。由于害怕恐怖分子进入该国,美国不愿意接受难民。这与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形成鲜明对比。它表明,自身利益远比“普世价值”重要。这些情况对西方世界来说也具有讽刺意味:不是追求抽象的“普世价值”,而是在西方国家内就如何识别“普遍价值”达成共识。如果西方本身对实践“普世价值”的重要性含糊不清,一旦世界的利益受到损害,如果把“普世价值”放在一边,那么有什么资格来推广这些观点? TRTR 危机的反思与启示 TR 分析欧洲难民危机和“普世价值”所面临的困境,对今天的中国和世界具有重要意义。 TR TR 我们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即抽象的价值,它声称是普遍的,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避免被西方话语所迷惑。西方所倡导的所谓“普遍价值”给中东带来了灾难,给欧洲带来了难民危机。这不仅突出了“普遍价值”本身的悖论和困境,也有助于我们更深入地理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重大意义。如果中国不坚持并且未能抵制所谓的“普遍价值”,那么后果可能是不可想象的。既然中国在自己的道路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条道路将会变得更加广泛和广泛。 TR TR 这场危机也表明,西方正在发挥“普遍价值”的旗帜,以便在全球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利益,并且将越来越难以维持。即使西方的这些行动没有突然结束,世界上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觉醒。随着“阿拉伯之春”成为“阿拉伯之冬”直至生命结束,基于“普遍价值”的话语霸权地位将进一步下降。 TR TR 今天的全球治理需要超越西方逻辑的新政治话语。西方将其任意定义的“自由”,“民主”和“人权”推广为“普世价值”,并将自己的模式强加给人民,给世界带来了太多的冲突,战争和人类悲剧。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应该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思路供世界选择。例如,中国一直倡导的“和平与发展”概念不仅是对中国自身道路的正确总结,也是世界未来的发展方向。 “阿拉伯之春”成为“阿拉伯之冬”的痛苦教训使更多的人意识到,没有“和平”,“自由”,“民主”和“人权”将难以维持;没有“发展”,“自由,民主和人权将是多么脆弱!事实上,西方也应该促进中东地区遵循”和平与发展“的方向。这是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方法,否则它将无法承担强行推广“普世价值”的后果TR 虽然柏林墙倒塌,但世界上穷国和富国之间的隔阂,强国与弱国之间的隔阂,以及不同宗教与文明之间的隔阂越来越高。这主要是因为西方是唯一一个尊重世界并强行销售世界定义的“普遍价值观”的人。我们应该更彻底地解构西方的“普世价值”话语,揭示其多重悖论和困境,最终结束西方话语霸权,为中国和世界赢得更多的正义,和平与繁荣。 TR

TR

TR

TR

作者:张维伟(澳门赌场网址_注册,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所长)

资料来源:《求是》杂志,2016年第4期

网站:http://www.qstheory.cn/dukan/qs/2016-02/15/c_1118029655.htm

TR

澳门赌场网址_注册|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