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正富:外患不足为惧, 中国经济的头等大事是消化生产过剩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12-17   浏览次数:

TR

[引言]目前,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尚未完成。来自外部的贸易纠纷经常受到骚扰。人们开始思考:中国经济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当前经济领域存在问题的关键是什么?本文指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根本问题是市场经济的周期性过剩。在当前的暂时困境中,要发挥社会主义优势,建立准市场型国家宏观战略投资基金体系。该领域的结构性缺陷使战略投资创造了一个具有强烈内生需求的可持续的,高端的国民经济结构,从而为未来国民经济的升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特此汇编以供国王考虑。

TR

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相对过剩生产

TR

产能过剩,库存过剩和杠杆率过高这三个主要问题揭示了中国经济的现状;生态环境供应方面的“短板”,核心技术,先进产业和高端人才是另一方面。前者代表“过剩”,后者代表“不足”,两者并存。 “过剩”和“短缺”同时存在。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悖论,但实质上它们相互补充。在政治经济学的话语中,这被称为相对过度生产。

TR

所谓的相对生产过剩,非常了解产能和产品过剩。能力和产品并非真正无用,但它们相对于社会的购买力(即有效需求)是过剩的。目前中国主要的过剩产能是多少?其中最大的是基础设施和重化工业——煤,电,钢,铝,水泥,化工,运输车辆,建筑机械,施工队伍等。不仅涉及广泛的行业,而且涉及规模巨大。为什么这些被称为“生产要素”的好东西会变成产能过剩?——因为没有投资项目来支付这些“生产要素”!但是,中国今天的发展是否真的不需要这些“产能过剩”?显然不是。

TR

让我们来看看供应方面的短板。从生态环境,资源和能源到人民生活保障,从高技术产业的技术基础和能力建设到国家安全防御设备,边防基础设施和全球软硬实力布局,自然资产,工业资产,人民生活民生资产,国家安全资产在发展四大类国家的战略和基础资产方面,中国仍存在系统性和大规模的发展不足。显然,要填补这些结构性缺陷,有必要投资建设大量名为“国家发展超级项目”——的重大项目,这些项目所需材料正是超出产能过剩的项目。因此,现实是:一方面,国家的长远发展对这些生产能力有巨大的需求;另一方面,正是因为没有真正的购买力才能使这些生产能力成为产能过剩。也就是说,由于缺乏有效需求,这些原本有价值的生产力已经变成“过剩”的能力。

TR

周期性相对生产过剩是传统市场经济的内在规律

TR

相对过剩的生产并不新鲜。这是一种现代经济现象,出现在19世纪上半叶的英国工业革命期间,并且每隔几年就会定期发生。虽然不同的经济学家有不同的看法,但基本的共识是周期性的生产过剩是旧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中的内生经济现象;马克思称之为经济危机,官方经济学称之为“商业周期”。 (商业周期)。

TR

古典经济学中的经济政治理论可归纳如下:一旦经济运行正常,投资与需求的增长将相互促进,轮换将带动经济增长加速进入繁荣阶段;然而,在经济繁荣的高点,工业利润率开始下降。原因是:第一,当经济蓬勃发展时,投资将增加,导致产能扩张;产能扩张将导致生产要素价格上涨,这将增加投资成本,从而降低投资回报。其次,繁荣阶段也是市场过热的时期。过热导致生活资料价格上涨,而劳动力需求增加,导致工资上涨。结果是总体生产成本增加,从而降低了利润率。在需求方面,繁荣阶段是工资收入增长最快的时期,因此消费增加。但根据凯恩斯的边际消费理论,边际消费倾向减少了。这是因为收入增长将推动消费增长,但新收入的消费比例将低于原始消费比率。这意味着消费增长慢于收入增长,即储蓄收入和储蓄扩张的比例快于收入增长率。

TR

可以说,周期性经济危机(大规模生产相对过剩)是市场经济的内在产物。自英国工业革命将欧洲带入现代资本主义以来,随之而来的是周期性的经济动荡。

TR

中国能否克服周期性生产的相对经济危机?

TR

由于周期性生产过剩危机是市场经济的内在规律,自1994年以来中国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深入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以来,出现了一个重大问题:中国可以克服周期。是性生产的相对经济危机?

TR

首先,是否克服周期性生产的相对过剩,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能否超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根本定位。如果我们多年来一直从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者像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一样,总会有大规模的生产力破坏,同时也存在贫困,生态退化,环境污染等问题。 ,以及基本公共服务的短缺。为什么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反映社会主义的四个字?

TR

其次,能否克服周期性生产的相对过剩,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者的智慧,力量和创造力的考验。回顾过去,中国选择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前提是西方资本主义不起作用;近70年的探索性发展,尽管存在各种风险,曲折和成本,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使用一位着名领导人的名言:“可以说,中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寻找符合国情和未来需求的社会主义制度框架,但它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风险和挑战! “毕竟,对于马克思而言,对于世界的创始人,在全球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中,在一个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近70年的搜索和增长使我们走上了成功之路。积累了积极和消极的经验和教训,中国将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原则融为一体,将道路自信与制度创新相结合。诚然,中国体制的制度机制仍有许多弊端,发展道路上仍存在许多困难。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几十年来中国的制度改革一直领先于世界主要国家。

TR

总之,从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到稳定的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当今中国面临的重大问题也是世界各国面临或仍然面临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改革者正在探索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从政府和市场,国家和社会,集体和个人,到穷人和富人,也是世界各国,包括西方发达国家的挑战。尚未解决。在应对这些挑战并寻求解决方案的探索时代,中国和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中国能够而且应该关注和借鉴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中国的成功经验将成为世界的知识财富。

TR

第三,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解决内生市场经济的周期性过剩问题,关键在于认识到传统市场经济的两个根本弊端:一是投资决策的主体是微型企业,目标是最大化企业利润;这是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趋势。特别是近几十年来,随着资本收入增长快于劳动收入增长,工人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持续下降,导致中产阶级的崩溃与富人的关系和穷人。这种鸿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令人震惊。这两个主要的弊端导致了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周期性危机:企业为了获利而生产,当利润率下降时,它们将停止生产。如果人民的收入停滞或缓慢,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消费不足。投资暂停和消费不足的结合是缺乏总需求和普遍的生产过剩。了解这两个方面,你可以开出正确的药物,从疾病的根源出发,寻求解决周期性的经济危机。

TR

控制周期性过剩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根本挑战

TR

总之,可以看出,为了解决周期性的生产过剩问题,有必要超越传统市场经济的局限,即超越决定社会投资规模的微观机制,目标是最大化企业利润,从全社会构建长远发展前景。协调投资和消费宏观机制的积累。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新中亟待解决的宏观战略管理问题。

TR

目前,有一种观点认为,它正试图进一步利用市场化改革来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和缺乏信心的问题。这种思维的盲点在于,这种对经济的下行压力源于全球化体系中市场机制运作的内在趋势。如何通过进一步的市场化来解决市场机制中固有的问题?从实际的角度来看,发达国家在现代宏观经济学中广泛使用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应对经济周期。结果,他们在20世纪70年代后陷入滞胀;回应福利国家已经产生了影响,但时间长期,慢性疾病,容易出现财政赤字危机和丧失社会活力!

TR

可以看出,进一步的市场化改革和传统的宏观政策干预都无法解决经济周期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超越市场经济的单一逻辑,超越现代宏观经济学的局限,关注社会主义的历史地位,探索新的解决方案。从这个意义上说,宏观战略管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话题。

TR

除了传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外,宏观战略管理的政策工具还必须包括总体规划和支持长期发展的投资计划及相关政策。对宏观战略管理的投入应该是对全社会的各种投资。除了企业的微利投资外,还应该在国家层面进行宏观战略投资。微利投资的驱动力是企业在一定时期内的投资回报率,其特点是:

TR

(1)收入的排他性,即谁投资和谁受益; (2)投资机会的间歇性,即所谓的顺周期,经济增长时的投资扩张,经济下滑的收缩; (3)投资水平的限制,即投资规模受企业自身能力的限制; (4)投资回收期限,投资回收期短,难以进行长期大规模投资。相比之下,宏观战略投资作为国家战略导向和社会驱动的整体投资,应具有规模大,周期长,不确定性高,投资效益溢出等特点,超越了微观短期利润的逻辑。 。

TR

宏观战略投资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运作。困难在于找到一种超越市场逻辑的方式,而不是压制整体市场机制,即政府和市场的双重正能量,同时避免自身的缺陷。这要求宏观战略投资在改善当前有效需求时不会抑制未来基于市场的储蓄和投资;在提高产能利用率和企业收益利润的同时,它不会对财政赤字产生重大影响;投资回报很难,但从长远来看,它可以形成有效的基础资产和可持续的盈利能力,并最终完全融入市场体系。

TR

为此,宏观战略投资的实施应力求创新。借鉴股权投资基金行业的经验,一种可行的方法是建立具有国家战略使命的准市场战略投资基金制度。主要内容是:(1)在不同基金和同一领域的不同地区设立基金。一些专业子基金; (2)中央银行和国家财政提供指导基金,给予金融市场金融特许权融资范围,有选择地提供国家信用担保,吸引国内外大型机构作为基石投资者,吸引社会投资到公众(优先投资者,除了直接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债券外,还形成由国家资本领导的国家战略领导的长期投资基金,并与多个资本混合;(3)市场选择的基金经理,发展和利用国家部委主席团包括仍适合退休,具有行业和大型工程/企业经验的干部,与资本市场的现代专业人士结合,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专业资金运作团队并强调国家荣誉和长期经济利益。复合长期激励机制;(4)pe完善建设基金投资决策,咨询和审计制度,促使基金实现有效的一般运行体系。

TR

宏观战略投资的作用是以国民经济的长期发展为目标。当市场经济转向下行并存在广泛生产过剩的危险时,宏观战略投资的实施将成为目标,主要是通过提高宏观需求水平。小或解决宏观供需不平衡,解决生产过剩的蔓延。以当前中国经济为例,现实情况是重化工业在基础设施方面存在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同时相对于国家的长远发展存在巨大的结构性缺陷(上述自然资产,工业资产,民生资产和国家安全资产,大型建筑短板,完成这些结构性短板所需的建设项目,正是这些产能过剩的产品,因此:(1)在短板项目的项目建设阶段,这些宏观战略投资将创造新的宏观需求,并利用剩余产能使其成为有效的生产要素(减产能力); 2)这些投资的建设宏观战略投资项目也将引发一系列新的经济活动,形成供应链 - 产业链,从而创造无数新的投资微利投资的机会; (3)产能过剩和活跃的微利投资不仅会提高经济增长率,还会提高企业盈利能力,降低企业负债率。此外,宏观战略投资将侧重于股权资本,从而增加微观和宏观层面的股权资本,降低杠杆率并解决系统性金融风险。 (4)这些短板项目成功建成后,宏观战略投资转变为供给侧供给能力提升,将中国国民经济的质量和规模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TR

当然,有必要实施全面的战略性短期投资计划,涉及实际运作中的一系列具体问题。在政策方面,要求以宏观战略投资计划为龙头,引领金融和货币两大政策工具。协调和协调,创新宏观战略基金治理模式,然后要求突破传统的央行职能定位,积极调整央行的资产负债表。

TR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宏观战略管理体系,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中国国民经济优质,准高速,长期增长的必由之路。

TR

TR

TR

本文最初发表于《文化纵横》

TR

澳门赌场网址_注册|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