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竹:回应华生,竞争中性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11-24   浏览次数:

TR

经济学家Watson先生最近发表的一篇题​​为《以所有制中立启动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文章使当前关于私营公司的讨论更加深入。 沃森先生在文章中谈到了私有企业因所有权而面临的四种歧视。他指出,民营企业遭遇歧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基本理论问题尚未得到深入探讨,因此他们进一步解放思想,澄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理论可以看作是改革开放的重新开始。 我非常同情沃森先生的文章。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确保市场上不同所有制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是改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条件。 本文试图进一步探讨市场中不同所有制企业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平等竞争之间的内在联系,阐明竞争中立在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中的积极意义。

TR

一,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的提出

TR

竞争中立是一个在世界上长期使用的概念,并已在国内学术界进行过讨论。 1994年,澳大利亚政府委员会(COAG)提出了“竞争中立”的概念,强调公共和私营公司之间的平等竞争。 后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推广了这一概念,并出台了一系列具体标准,以确保国有企业(公共企业)在平等的基础上与私营企业竞争。 但是,中国政府在国内外正式使用“竞争中立”是最新的事情。

TR

2018年9月16日,世界银行前总裁罗伯特佐利克在中国发展论坛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对国有企业的依赖使得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人民变得谨慎。 “对于佐利克的声明,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9月17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中欧经贸关系“研讨会上作出回应: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成立了一家国有企业。非常类似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为国有企业制定的“竞争中立”规范。也就是说,自20世纪90年代国有企业改革以来,中国采取了“竞争中立”的原则,尽管中国没有采用这一概念。

TR

2018年10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表示,为了解决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中国将考虑以“竞争中立”的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督局局长张茂在上海首届中国进口博览会上发表讲话时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中国政府将平等对待国内外资和国有企业并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TR

2018年10月5日,G20商业峰会(B20)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会议提出了“国有企业扭曲竞争”的问题,实际上指责中国的国有企业歪曲世界。市场竞争。 10月15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华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了一个问题,并提出“包含国有企业扭曲竞争”的提议。 B20阿根廷会议忽视了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后完全融入市场的事实。其他所有制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的事实。 中国主张“中立所有制”,反对因公司所有权的差异而制定不同的规则,反对一些国家在制定国际规则时对国有企业给予歧视待遇。

TR

TR

从上面简短的回溯中,你可以看到三点。 首先,中国政府公开提出国内外“竞争中立”原则,驳斥西方国家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偏见和指责。这是为了澄清经过20多年的改革,中国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独立的市场参与者。不应该在国际市场上受到歧视和指责。 其次,“中立中立”的概念与“竞争中立”的含义基本相同。它只是更具体。这表明拥有不同所有权的企业在市场中以平等和中立的方式参与竞争。没有企业可以依赖所有权。在市场中占据特殊地位,导致不公平竞争。第三,虽然中国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改革,但国有企业已脱离政府和企业,成为市场上的独立竞争者。但是,市场中“竞争中立”的原则需要进一步加强,“所有权中立”。需要进一步澄清。 正是正因为如此,沃森先生和其他学者将“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的提议视为当前改革开放的重新开始。

TR

从上面可以看出,“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提案具有非常具体的内容,这意味着拥有不同所有权的企业在市场中具有相同的地位,同样的规则,所有企业都是中立的,没有区别好与坏。 “中立中立”的概念不涉及经济体系,也没有特殊的政治意义。

TR

然而,尽管中国政府提出“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是为了在国际竞争中公平对待国有企业,但当中国政府强调不同所有制企业在市场上公平竞争时,同时,也肯定了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市场中的地位,肯定了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这种对私营企业的肯定和关注恰逢中央政府最近强调民营企业的一系列讲话。 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不仅肯定一些私人不愿意承认私营经济具有“五,六,七,九,九”的特征,即超过50%的税收收入,和国内60%以上的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力就业,90%以上的企业,还严厉批评“私人经济偏离理论“和”新的公私合作理论“出现在前一时期。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总书记从中国的基本制度中肯定了民营企业的基本性质: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体制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的人民。 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成果,是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TR

简而言之,“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的提案具有特定的国际背景和深刻的内部原因;它们既是国有企业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也是在社会主义中国民营企业中的地位。正面的名字。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是自己的人,是建设中国现代经济体系的重要课题。它们都是实现“两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力量。

TR

二、“竞争中性”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

TR

然而,中国政府提出“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毕竟是一种政策而不是一种系统的理论论证。 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强调“竞争中立”,特别是“中立所有制”。这对社会主义意味着什么?私营民营企业和公有制企业是否保持“竞争中立”,保持中立,是否符合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这需要在理论上清楚。 中国民营企业之所以受到一些不公平对待,实际上是理论界与民营企业和社会主义的关系没有明确的关系。 同样,如果我们不澄清“竞争中立”与“中立中立”与中国经济体制之间的关系,就会引起理论上的混乱,最终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

TR

为了准确理解“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的内涵和外延,有必要将两个不同的所有权问题与国家经济制度性质和所有权的中性性质的决定性作用区分开来。市场竞争。

TR

众所周知,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是生产关系的核心。社会主义制度最重要的经济基础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 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中国一般被认为是在1956年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因为在今年,中国以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形式建立了生产资料的公有制。 正是因为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基础。因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中国经济必须坚持公有制原则,始终强调要成为一个强大的国有企业。

TR

但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决定了生产关系的性质,决定了国民经济体系的性质。这是所有权与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之间的关系。这与市场上的公有企业的中立性不同。 公有制在经济体制中占主导地位,在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中起着决定性作用,与国家基本制度有关。公营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中立性与私营企业的地位相同。指市场竞争主体的平等和公平,与国民经济制度无关。 这一原则与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关系的基本原则相同。 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它有一个强大的公共企业,但它也可以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它还可以遵循全球化经济体系中的自由贸易原则。 根据西方国家的旧思想,只要是社会主义国家,就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只要公有制在国民经济结构中占主导地位,公有企业就不能等于市场上的非公有制企业。 这是一种典型的独一无二的思维方式。以这种僵硬的思维方式看中国肯定会导致误判。

TR

因此,“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具有非常明确的内涵和延伸。所谓的“中立”仅指具有不同所有权制度的企业,这些企业可以在同一市场体系中共享相同的地位并遵循相同的规则。竞争,但没有政治意义,不影响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 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体制中的主导地位和生产关系中公有制的先进性,并不一定赋予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任何优势或特殊地位。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无论企业规模如何,所有企业,无论是所有制还是公有制,都具有相同的地位,并遵循相同的市场规则。没有这一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将难以完善。 从这个意义上说,“竞争中立”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当含义。

TR

TR

TR

应该强调的是,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公有制的优越性并没有反映在市场的任何特权或优势地位,而是企业的总收入不是归于个人或少数民族,而是归于税收和费用。公众的利润支付给代表全体人民的国家。这是公有制的本质。 国有企业在市场中的“竞争中立”和“中立中立”并不影响其社会主义本质。

TR

有人可能会建议,如果中国坚持“竞争中立”并坚持民营企业的长远发展,那怎么能与主张消除私有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相容呢?毕竟,中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个问题尚不清楚,私营企业难以在市场竞争中取得平等地位。

TR

事实上,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讨论是否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消除或限制民营企业纯粹是一种非传统的幻想,对建设社会主义大国,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有很大的危害。国家。 不可否认,马克思主义主张彻底消除私有制和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该声明已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说明。 然而,消除私有制与全球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一样具有深远意义。目前,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在这个初始阶段,根据邓小平的话说,至少一百年不会动摇。 如果中国超越历史舞台,做得很远,没有条件,它不仅有助于实现共产主义,而且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为此付出了代价。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教训。

TR

事实上,在这个阶段,建议限制或取消私人所有权的人很少考虑这个问题。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市场经济,商品,货币,民营企业,阶级,政党,国家都是历史阶段的产物。阶段。但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商品,货币,市场,私营企业,政党和国家的存在和发展都是历史需要,都需要大力发展。 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历史任务,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 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家研讨会上的讲话正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民营企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成果,是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主体,促进高质量的发展,建设现代经济体制,也是我们党长期统治,团结起来,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两百年”的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的中国梦的复兴。

TR

三、对企业的有效帮助不是提供资金而是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TR

目前,一些政府部门负责人已公开回顾私营企业过去在政策方面所犯的错误。 央行行长易纲公开承认,“早期的一些政策制定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缺乏协调,实施偏差。强有力的监管政策的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贷紧缩和私营企业融资困难的增加。 易纲还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和有关部门,从债券,信贷和股权三大主要融资渠道,采取“三箭”政策组合,支持民营企业拓展融资渠道。

TR

中国政府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了反思,对民营企业大喊大叫,并针对民营企业的困难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当然,值得赞赏。 但是,如何有效解决民营企业的困难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深入思考的问题。 笔者认为,自去杠杆化以来,民营企业资金短缺确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通过各种渠道缓解私人资金短缺的困难对国家来说确实很有用。 但是,政府通过提供资金解决私营企业的困难并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案,也不符合“竞争中立”的原则。 对于私营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这比提供资金解决问题重要得多。

TR

如果我们简要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私营企业的发展,我们会看到私营企业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政府或银行向私营企业提供的资金数量,而是因为政府给予了商业运作的自主权,提供了良好的政策和市场环境。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从未听说过政府长大的私营企业提供资金。 对绝大多数私营企业来说,最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

TR

有人说私营企业的发展现在面临瓶颈和资金短缺。他们都希望政府能帮助他们。 有多少私营企业正在向政府寻求帮助,作者还没有做统计,所以目前尚不清楚,但有很多市场待遇的例子对私营企业来说是一样的。

TR

以公司的融资贷款为例。 中央银行行长易纲在讲话中提到,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融资困难不是一个全球性和长期性问题。 银行总是希望借钱给资金充裕的大型企业,特别是国家支持的大型国有企业,这也符合市场规则。 然而,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些银行的市场偏好被一些国有企业滥用,这增加了私营企业的贷款成本。 新华社曾在浙江省进行一项调查,发现一些国有企业利用自己的银行低息资金向私营中小企业转移贷款以赚取利差。 通常,银行的基本贷款利率仅为6%左右,但对中小企业的最终转移利率高达17%至20%。 浙江的情况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根据央行的统计报告,2013年国内企业委托贷款规模为2.55万亿元,已成为银行贷款后最大的信贷来源。 2016年,中国企业间贷款飙升至人民币13.2万亿元。 中小民营企业的主要信贷来源大多来自企业之间的委托贷款,一些国有企业利用银行低息贷款赚取利润。 一些国有企业的委托贷款利润已成为企业利润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中铝为例,2016年上半年,中铝的委托贷款获得人民币3070万元的利息收入,占公司净利润的近50%。 真正需要在企业之间产生委托贷款模型。这种模式为不能从银行借款的小型私营企业提供了更多的融资渠道,并且不宜对其进行否定。 但是,由于银行和国有企业属于国家,银行出于安全原因拒绝向偿还能力较弱的小企业提供贷款,而是向国有企业贷款,然后将贷款借给国有企业。相关的中小企业。它不仅允许一些国有企业依靠贷款支付利息,而且还充当“影子银行”,这降低了国有企业主营业务的竞争力。与此同时,委托贷款的差异也增加了中小企业的贷款成本,实际上是加剧了。信贷市场的不平等不利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发展。

TR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的责任主要是监督市场,确保不同所有制企业能够遵循同样的规则,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竞争。 对于遇到特殊困难的公司,政府有必要提供帮助。 但这种帮助主要是提供政策援助,如减税,调整融资规则等,而不是提供输血的方式。 对于市场上的任何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政府的输血或补贴可以缓解暂时性困难,但不符合“竞争中立”原则,客观上会导致企业竞争力下降,这与政府相反。原意。 因此,在许多民营企业遇到困难的时候,政府的帮助应该是谨慎的。利用国家资金解决问题是不合适的。 “竞争中立”原则适用于所有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

TR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重申,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如何使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因素,仍然是当今经济改革的重要任务。 此时,中央政府提出,市场中企业的“竞争中立”是改善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一步。一方面,中国拥有不同所有制的企业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坚持公平竞争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另一方面,有关政府部门也应制定更加详细有效的法律法规,规范公平竞争。 如果实施“竞争中立”,中国的改革进程将跃上一个新台阶。

TR

TR

澳门赌场网址_注册|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7楼)